金山

角色转变下的社工督导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11/19/2020 12:57:40 PM  【打印此页


   回望时间轴,入职已八年。八年的点滴社工路,我从一个青少年事务社工小白成长为一名督导助理,虽然期间充满不少未知与茫然,但是我在慢慢摸索中不断成长……
   在进入上海市阳光中心的几年中,我经历着无数的角色与环境转变,从跟着师父学习专业服务及表单填写到独自带领工作项目,从跨越多个街镇服务的迷茫感到积极投入排摸走访,从独立的个人身份到孩子的妈妈,从一线社工到督导助理,专业范围不断变化,这一切变化都在不断催促着我成长与提升。
   在没有接触督导工作前,我跟大多数一线青少年事务社工一样,对社会工作的督导功能停留于督导就是有问必答,解决问题。在深入学习与了解督导工作以后,我得知督导有三大功能:行政功能、教育功能和情感支持的功能。目前,在督导路上不断出现这三个词汇,也不断提醒自己。
   在督导别人的过程中,我也在被督导,在平均每月两次的督导会议中,让我不断汲取其他督导及专家老师的督导模式与专业知识。也许,督导工作就是一个生命影响生命的历程中的中坚力量。
   同工说:“这规定真复杂,要求真高……”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比较认真的人。我在工作中认真做好自身专业工作,做事比较仔细。作为督导,我也将这份“认真”要求到被督导的同工身上。我努力做好上传下达,将上海市阳光中心的督导要求与社工个人的成长紧密联系起来,解释着要求高是因为服务购买方和服务对象信任我们,相信我们能够提供更加专业的服务。而我正是承担这份信任的中坚力量,将这份信任传递下去,让我们的社工都能用自身的专业水准成为一个被社会及服务对象信任的社工。我在向社工传递工作要求的过程中,不放大督导的行政功能,让受督者能够更好服从规定。
   同工说:“我这个个案该怎么介入?我该如何介入?这个问题我该怎么表述?”
   在督导的过程中,我发现受督者往往会把督导当成了“百科全书”,对督导抱有过高的期望,期望督导能够直接输入知识启发自己专业成长,以让他们学习更多社会工作理论及实务技巧。一开始,我很迷茫,对自己专业知识积累的不自信导致自己不断去学习,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要成为一个“百科全书”,才能树立督导的形象。由此,我进入了一个所谓“教育者”的圈套,有时候会比较轻易直接告诉受督者答案,而非让她深入反思,暂缓了他们独立成长的历程。
   同工说:“我最近压力好大,很迷茫,好累……”
   有的时候,在受督者眼里,督导就是一个吐苦水的垃圾桶。今年的疫情爆发对专业工作产生了较大的影响,自身的负面情绪加上线上服务的误解,让很多社工产生了焦虑情绪。我利用督导的机会让大家诉说负面情绪。刚开始,我会觉得同事情绪没有调整好,带着情绪工作需要及时介入。但在不知不觉中,有时候情绪缓解过程已经超过了我的工作负荷。从上海市阳光中心督导主任蔡老师的话语中,我明白了督导不一定需要满足受督者的所有要求,自身情绪首先就不应该出现在工作中,督导的重心应该是关注受督者专业及服务的提升。

   督导这条路始终在不断变化中,也许就像蔡老师所言,变才是真实的,这代表着我们专业水平的提升。督导工作任重而道远,希望自己能不断学习,早日成为一名“充实”的督导者。


供稿:张雪婷

责任编辑:钱健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上海市汉中路188号3A17室
电话:86-021-63537010
传真:86-021-63179931
网址:www.scyc.org.cn
微信号:上海市阳光中心